小小影视下载官方下载最新版

*** “你什么时候拿的?”锦枫目瞪呆。她一直跟在身边,怎么就没有发现?而且,云迟眼睛看不见,怎么就知道油布在哪里?

这简直是神了!

云迟既然决定进山,当然不会没有任何准备。

在回珍嫂家之前她就已经想到了,既然每家每户基本都会派人夜里进山,而木野那些男人又都拿着火把,那么珍嫂家里肯定也有制作好的火把,毕竟他们每次出发很急,肯定不会听到铃响才开始做火把。

所以她一进门就嗅着松油之类的气味,这东西肯定不能放在厨房,也不能放在露天的地方,万一淋湿了不好燃。

果然很快就让她找到了,就在屋外墙上挂着,有屋檐挡着也不会淋到雨。

她手一摸就能确认是油布,当然立即顺来了。

“出来的时候顺手拿的。”云迟没有多做解释,让她把油布缠上,然后又摸出火石来。

锦枫又是一阵目瞪呆。

火把燃了起来,有了光亮,锦枫的心稍微安定。

“若是被那些村民发现了怎么办?”她一边扶着云迟走,一边问道。

“见机行事。”

唯美长裙女神海滩漫步真惬意

以前她下墓,有时也会碰到盗墓者,她是纯粹去研究的,但是那些人会把她当成同行,当成竞争者,有些人原则是各看各的,井水不犯河水,也有些人敌意满满,脑子犯抽就会到她面前找死。

不过,以前她有无穷啊,现在她可没有。

又想起她的无穷了,云迟暗暗叹了气。如果真的没有办法回去了,那么她一定要努力想办法再把无穷做出来!

有了火把,她们的速度就快了很多。

锦枫原来以为云迟看不见会走得很慢,但是没有想到她只是一开始慢,越走到后面,她的速度就越快,而且她的手只是轻扶着云迟,完不需要心翼翼地带着她走,云迟自己就走得很快了。

就跟她其实并没有眼疾一样。

可是,她的眼睛明明还蒙着白布。

这条山路一直都有村民行走,虽然窄,也有很多崎岖不平的地方,但是并不算很难走。

走着走着,锦枫就觉得有一点很奇怪的。

夏夜的山里,蚊虫应该是很多的,而且她都一直听到虫鸣,可是她们走了这么久,愣是连一只蚊子一只蚂蚁都没有往她们身上叮。

只有夜风清凉,吹得每个毛孔都打开了似的。

如果不是在这样的山里害怕,也担心有野兽,她甚至觉得这么走啊走吹着风也不错。

“迟,有没有蚊子咬你?”

云迟道:“没有。”

“真奇怪,没有带驱蚊虫的香囊,竟然半只蚊虫都没有。”锦枫觉得很是纳闷。

云迟心里倒是有点儿猜测,不是那颗辟毒珠,就是花焰鸟。

他们可能并不知道花焰鸟的所有本事吧。在她看来,这只的鸟儿应该没有那么简单。

不过,她若是愿意带一只东西,绝对不是跟它有没有作用有关系,而是这只东西必须打动好,合她的意。

就像这只花焰鸟,死皮赖脸地跟着她,还跟她算是心意想通,合作偷东西啊,够无耻,她喜欢。

听到锦枫疑惑的话,云迟并没有多什么。

锦枫着又转了话题,“迟,你这只鸟是自己跟着你的,那你也不知道它是什么鸟?”

“就是一只蠢鸟而已。”云迟道。

锦枫滴汗。

今天走了一天的路,她也是一直叫这只鸟叫蠢鸟,连她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可怜同情起这只鸟儿来。明明是那么漂亮精灵的一只鸟儿啊,为什么要叫它蠢鸟?

“要不然给它取个名吧?”

锦枫道。

“我取名无能。”

“叫彩衣如何?”锦枫看了一眼那只鸟儿身上漂亮的羽毛,脱而出。

彩衣,挺适合的啊。

云迟一票否决了。

“美人才叫彩衣呢,一只蠢鸟不要浪费这样的好名字了。”

还是蠢鸟啊。

锦枫有些无语。

那要叫什么?

“花?”她又道,但是刚完,她就自己摇了摇头,“不行,这也太俗了。”

她可能是想通过一直话和找别的事情转移注意力来让自己不那么害怕,但是云迟正在验证着自己的听觉嗅觉和触觉,锦枫一直在耳边不停地话实在是有些影响她,她索性随就给花焰鸟取了个名字。

“就叫蠢蠢吧。”

锦枫:“……”

你是认真的吗?

花焰鸟好像也是听得懂她的话的,本来一直埋着头没有任何动静,但是在听到云迟给它取这个名字之后,它立即就站了起来,拍打着翅膀飞到了云迟面前,扑腾扑腾扑腾。

鸟的眼睛晶亮亮地转动着,就在她的眼前,继续拍打着翅膀,扑腾扑腾扑腾。

锦枫目瞪呆,愣愣地道:“迟,这鸟儿是不是正在抗议啊?”

这个名字它一定是不喜欢!

“天啊,没有想到这只鸟儿这么有灵性!”

“抗议无效。蠢蠢,你要是继续挡路,本姑娘就把你给烤了吃。”云迟清晰地道。

花焰鸟立即垂头丧气,又落到了她的肩膀上,收起翅膀,垂下头,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

锦枫看得惊奇极了。

“这只鸟这么有灵性,会不会是有人养的?到时会不会找上来?”

找上来?

这只蠢鸟自己跟她走的,关她什么事?

再,这蠢鸟有主人吗?

本来就是野鸟吧,只不过是倒霉被人抓住了,然后献给了宏祺,宏祺要讨好云初黛,把它送给了云初黛。

那么它跑了出来,只能是自己跑了。

谁称得上是它的主人?

现在她勉强承认吧。

反正,蠢鸟自愿跟了她,那就是她的了。

云迟的逻辑。

“不会,它跟着我,就是我的。”

她,锦枫就信。

这座山比她们想象中的要深。

不是一直往山,而是一直往里,山路十八转,她们走了半个时辰,树木越来越高大茂密,这条被猎人们踩出来的山路两旁的草丛也越来越茂盛。

火把快要熄灭了,火光已经暗了下来。

到了真正的深山老林里。

锦枫也更加害怕了,不由得紧紧地抓住了云迟的手。

就在这时,云迟右耳一动。

沙沙沙,沙沙沙。

她听到了什么东西正快速地钻过草丛,朝她们这边过来了。***

Tagged
头像

Author: admin